万延娇
韩国庆熙大学法学博士

我是韩国庆熙大学法学博士万延娇,关于犯罪诉讼时效及韩国法律,问我吧!

10月1日,韩国《杀人回忆》原型案嫌犯李春材承认犯下华城连环杀人案,同时供认称自己还犯下另外5起案件。这宗“华城连环杀人案”,作案时间从1986年9月15日到1991年4月3日,有10名女子受害,仅1人幸存。DNA鉴定帮助韩国警方锁定了33年前的嫌疑人,但根据韩国当时的法律,发生在2000年之前的杀人案件,追诉时效只有15年。
我是韩国庆熙大学法学博士、网络大学外籍教授万延娇,兼任韩中法学会涉外理事、在韩中国教授学会理事。在韩国,过了追诉时效,犯罪嫌疑人就可以逍遥法外吗?韩国的追诉时效究竟是怎么回事?关于韩国法律等问题,欢迎大家来问我!
法律 4天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2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万延娇 14小时前

韓國大眾傳媒引導的輿論傾向於取消公訴時效對殺人罪的適用,結果就是韓國國會2015年7月通過了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參照德國、美國、日本等其他國家,從一開始殺人犯罪就不適用公訴時效或後來廢止,韓國於2015年排除了殺人罪適用公訴時效。自此,因殺人被判死刑的犯罪就不再適用公訴時效。
但因華城連環殺人案是在廢除殺人罪適用公訴時效之前,其公訴時效已過,因此被排除在修改刑事訴訟法之外。也就是說,公訴時效到2006年到期,隨著DNA分析等科學調查技術的發展,即使犯罪後經過很長時間,通過發現新證據抓捕犯人的可能性增大,再加上反人類的兇惡犯罪增加,因此出現了希望對此進行嚴懲的輿論。
過去為了處罰金斗煥、盧泰愚前總統,制定了《5.18民主化運動等相關特別法》,克服了公訴時效。但是一般國民, 按照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 都按照行為當時的法律進行處罰,在犯 罪 行 为之後不得重新制定法律進行處罰。否則無法避免違憲爭議。
華城連環殺人案是受輿論關注的、韓國長期未決案件之一,現在嫌疑人是特定的,因殺人罪適用公訴時效,無法對其進行處罰,因此敦促制定《特別法》予以處罰。共同民主黨議員安圭佰上個月20日提議《廢除華城連環殺人案公訴時效特別法》, 而這也可以說是輿論導向對韓國法律界的影響。
問題是此次華城連環殺人案除了在法律層面製定特別法之外,似乎沒有其他處罰的根據。但如果制定特別法可能會違反不溯及既往原則,有可能違反憲法。還難免會受到公訴時效已過的其他未決連鎖殺人案之間的平衡性問題的職責。但如果在逮捕犯人的情況下,以公訴時效已過為由不能進行處罰的情況反覆出現,那麼這本身就是刑事司法制度的不健全,是於健全的國民法律感情背道而馳的結果。

在韩国,死刑是否由最高法院核准?韩国《刑法》中毒品犯罪是否有死刑?

万延娇 19小时前

韓國的《刑法》《軍刑法》《特定犯罪加重處罰等相關法律》《保健犯罪管制特別措施法》等都設有死刑條款。在韓國毒品犯罪被歸類為重型犯罪,但不屬於死刑範疇。根據韓國《毒品管理相關法律》第八章59~69條之規定,毒品犯罪將被判處1年~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5000万~1億韓元以下的罰款。
司法處理已經結束,等待執行死刑的罪犯也大部分在未執行的情況下被一直關押着。
雖然宗教團體 人權團體主張完全廢除死刑,第15屆16屆17屆國會議員分別提出過死刑廢除法案,但並沒有通過。在第17屆國會上提出的法案中,當時299名國會議員中的近三分之二175名議員同意提出通過法案。第18屆國會提出廢除死刑的法案,現被擱置在法制司法委員會。
隨著金吉泰事件,劉永哲事件,安養小學生綁架殺害事件,趙鬥淳事件,華城連環殺人案事件等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爭議的惡性犯罪接連發生,反對死刑制度的國民情緒也隨之高漲,從而引發了爭議。
國際赦免委員會規定,如果10年以上不執行死刑,就將其歸類為"實質性死刑廢除國",即實際上的死刑廢止國。據國際特赦組織統計,全世界實際廢除死刑國家有140個左右,韓國就是其中之一。
韓國最後的死刑執行日期是在金永三政權末期。金大中當選總統後,由於金大中本人反對死刑制度,所以在一直拒絕執行死刑的情況下卸任。此後的死刑判決雖然一直未能執行,但是死刑判決仍然在持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万博士您好,可以讲一下法律上追诉时效的利弊吗?

万延娇 13小时前

說到弊端,應該就是抓捕或知悉了犯人,卻因公訴時效讓其很難再受到處罰,對被害者不公。比如華城殺人案等。還有對於那些與權力關係密切的人的犯罪,在公訴時效期間不得以權力進行偵查擱置的,公訴時效期一滿, 提不提訴都不管。存在着以這種方式犯罪,巧妙地逃脫的問題。站在受害者的立場上,沒有比這更令人氣憤的事情了。特別是在軍隊中發生的大部分犯罪都以這種方式被判無嫌疑。比如金正烈訴高參毆打致死金聖煥一案。雖然找到了打死自己大哥的老高官,但却因公訴時效問題沒有處罰。對于政治犯罪,是制定相關特別法來克服公訴時效。
公訴時效制度本身源於司法效率方面,長期未決案件很難再有新的證據發現,而偵察機關繼續糾察於此類案件則顯得不經濟。還有人認為,刑事司法制度的目的不在於揭發和處罰犯人,犯人長期藏匿,受到的痛苦不亞於刑事處罰。目前韓國除了叛國罪、殺人罪等一些重罪排除在適用公訴時效以外,仍舊存的理由還有如下幾個。
1. 國家刑罰權的最低限度的自我約束及承擔:犯罪不是從天而降,而是國家將某些行爲宣佈爲犯罪,其行爲構成犯罪,是國家有責任抓罪犯進行懲罰,而不是有義務懲罰犯罪者。公訴時效是國家自己承擔沒有迅速抓住罪犯的責任。
2. 儘早結束不穩定的法律關係:司法的首要存在意義是"國家維護社會秩序的保全",懲罰犯罪分子的最大理由不是"受害者的代理報復",而是"社會穩定"和"教化"。不能因其違法性質較輕地犯了一次罪,而把其永遠置於被抓並受到懲罰的不穩定地位,這不符合法律追求的社會正義。
3. 調查能力的有效運用:對沒有進展的事件進行無限糾纏沒有效率。犯罪受害者的眼淚可能會被認爲是沒有時效的,但公共權力並不是爲特定人解決怨恨的。
4. 保全證據的困難:證據會隨着歲月的流逝逐漸消失,人們的記憶(證言)也逐漸模糊。這意味着,查明事件的真實性將變得困難,如果在法庭上強行展開攻防,無辜受害者發生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澳门百家乐 在澳门百家乐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澳门百家乐广告 友情链接 澳门百家乐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